蒲 水 蓝 梦
发布时间:2018-07-02作者:万秀英来源:辽中区委统战部

 

天造地设吗?给坚硬的北方平铺了这一张绿毯平原。是怕他太单调吗,还在绿毯上裁出这条似硬汉的河流—— 河。

在水一方,依水而居,这个地方叫辽中。

盛夏时节,花美水潋滟,蒲河泛清漪。周末约好友游蒲河廊道辽中段。百里水韵长廊,万顷蒲河湿地,满眼尽是风光。廊道蜿蜒似游龙,九曲十八弯,弯弯入佳境。“乡野醉香十八景”,景景有惊喜:“鱼美化秀”的幽静,“蒲水风情”的浪漫,“满韵清情”的记忆,自然与人文的融合,鬼斧与天功的造化, 随境转,境随心舞,终归于“水到渠成”的愿景。

长堤蜿蜒如龙,堤顶是新压的柏油路,护堤的是“黄金卫士”——一种叫做黄金树的种目,似哨兵守望两侧,黄金树后面是一排排笔直的白杨树,挺拔、高耸,努力向上伸展着臂膀,俯身处盈盈蒲草连绵成片骚首弄情,在色泽上便更加绿了一层,这相近的金黄、鹅黄、浅绿、深绿愈发的有了层次和维度,平添了蒲河廊道几多风韵。 河岸旁绿柳下,几个老翁悠闲地甩出长长的渔杆,垂钓时光,惬意而闲适,给这本就撩人的景致增添了几许清幽。

美景醉人人自醉,蒲水情深深似海,蒲河是我家乡的河,是生我养我的母亲河。只因对母亲情太浓,对成长的记忆太多。这一线风景才如此动我心房,拨我心弦。没有主题,没有中心,没有目的,只在友人的笑声陪伴下,沿蒲堤一路飞扬。蒲河发源于铁岭的想儿山,入境沈阳173公里,经棋盘山、沈北新区、于洪、新民,最后从辽中的朱家房入浑河,过辽中境内53公里。2010年,市委提出整治“蒲河”战略,八年过去,蒲河廊道似一条玉带,给辽中带来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蒲河——这条沉睡的、桀骜的巨龙起舞了,蒲河生态廊道放飞了辽中人新的梦想——

有梦想就有希望,我为河舞,我为河唱。“辽郡以西,辽水以东,宛在中央”。这就是蒲河水流过的地方,这里就是我的家乡。 曾经走过无数名山大川,感叹过华山之险、黄山之秀、五夷山之奇美,为长江骄傲、为黄河呐喊、为洪湖歌唱。我更爱我脚下这片充满希望的田野,更喜欢生态的、原汁原味的蒲河。谁说我们没有历史,汉墓的发现将历史推近了数千年;谁说我们没有资源,这晶莹的蒲河水,流油的黑土地养育着世世代代的辽中人;谁说我们没有文化,这肥沃的黑土地记录着昨天的农耕文明。 谁说我们没有梦想,蒲河廊道开发建设不正是辽中的蓝色生态梦想吗?我的蒲河,我的家,我的蒲水蓝梦!

(作者系辽中区政协副主席、区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