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四十年
发布时间:2018-09-26作者:张昆来源:农工党沈阳市委

40多的年龄是一个奇妙的分水岭,它安慰着沧桑的过去和迎接着清爽的未来。在这麦浪泛金的季节,愿执深情的笔饱蘸时光的墨,记录改革旅程的见闻,与君一起品茗苦乐,共享生命的盛宴!

“采蘑东隅下,推门见青山”,这是四十年前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山里的真实写照。乡间的路下起雨来满腿的泥巴,有时双脚陷进泥沼就会真切地感受到什么是“不能自拔”;更甚的是村中的大坑洼一旦暴雨后就成了深水潭,让小小的我记忆犹新。同时,也掺杂着许多的恐怖和不安:那日暴雨后浑浊的水潭中飘起了不足3岁鼓胀胀着肚皮的隔壁男孩,那么鲜活的生命,一场暴雨就断送了他所有可能的未来!当时饥寒交迫为了生计忙碌的村民甚至都无暇哀痛许多玉米塌了秧,高粱也低下了头,豆子全淹了……那污浊的水,满目沧桑和绝望的叹息。

村民是靠天吃饭的,所以暴雨狂风真的没有半分的浪漫,全是落在生计问题上的生死攸关:盐巴、酱油、棉花、被面、鞋等一些生活必需品可全都靠地里的收成去买呢。那时村民都是"面黄肌瘦"的,能吃饱就是好的,至今我还保留着吃花生米的习惯,因为那时花生是年节才有的,想一想花生米都是奢侈呢。

都说世界是“花花绿绿”的,小时我的眼里可都是青灰色的。男女老少都是粗旧的布衣,有几颗漂亮纽扣的都很少,要想记住一个人还真得看她的脸,因为从衣服打扮上都是灰突突的,顶多你的补丁在袖口而我的在后背这样的区别。偶尔看到结婚的新娘子会穿些花袄,我们小孩子就会用贪婪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好生羡慕,一路跟着走出很远很远。

看着现在朋友圈里的各种晒娃,每个生在今天的娃娃真的是好生幸福,我甚至在五岁前都没有一张哪怕黑白的照片呢。关于自己最小时候的印象就是那天午后的微风特别温暖,爸爸给我买一件小花裙,那种心跳起来飞扬的喜欢,仿佛自己成了童话故事中金光闪闪的小公主,就那样在田野的风里不停地旋转,一路美滋滋地坐着马车颠到了五里外的照相馆,这样,我留下了人生的第一张照片。

居住的房子也很有趣,完全超出你今天的想象。那种中间进来,左边一户人家,右边一户人家,我说的那个不幸落水的小孩就是和我们住一间屋内的另外一户人家的,他父母外出种地,留下一个奶奶腿脚也不灵便,没有看住他。都说农村人事儿多,鸡毛蒜皮的计较,就经常发生在这种一门两户的人家里:备用的烧火柴禾、米、油等做饭用的一般就放在我们俗称的外屋地(公共区域);做饭需要烧柴禾的,要将柴禾放在灶坑里,如果柴禾不干,便是满屋子的烟,常想舅舅冬天的气喘或许和这有关呢;我最害怕的是起夜,夜间去厕所可是件大事情,由于住的临山很近,夜半黑漆漆的是需要大人陪同前往,用那个总也不是很亮的手电,发着萤火虫的光,提心吊胆的走在乡间小径上,不知下一刻会跳出一只青蛙还是一个癞蛤蟆亦或夜半偷鸡的黄鼠狼……

长大后的我也终于明白,我的另一个哥哥得病不治而亡父母亲人的无奈,据说那时给整个村民看病的只有一个赤脚医生。听父母说起有一次我也曾经持续高热不退,绝望的亲人就听任他用十指银针放血的疗法进行治疗,是否消毒也不清楚,今天学医的我常常感叹小小的自己没有死于感染也真是造物主的奇迹呢。

改革的春风终于还是吹到了我们的村落。父亲是下乡的知识分子有政策回城了,我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悄然变迁,到了城镇小学,来到了干净明朗的课堂,书本有种特殊的香,让我痴迷神往。那时候还有一种书叫小人书,那种巴掌大小,可以对开,里面图文并茂(基本都是黑白的),每次父亲送给我一本小人书就是我的狂欢节日。对书我有种天然的尊敬,每次都小心翼翼的翻开,一个字一个字的仔细阅读,生怕错过了什么似的,这儿开启了我人生的新篇章。

小时候的村落逢寒暑假日我们还回去,渐渐地居然那儿建了一个火车站,从站内延伸出的路也变成坚韧的水泥地通向那个村落。村公社也组织村民将那个大坑洼围起来建了池塘,周围栽了一圈树,铺砌好石子路,多雨的季节这儿成了一个天然湖,即使暴雨天也不用再担心小孩子陷在泥沼中误滑进去而有生命之忧。

村里的树喜叔是一个勤劳的青年后生叔叔,他养了许多许多的绵羊,肥硕而温顺,我总喜欢钻进羊群,消失在他的视野外,然后再神奇地出现在他面前惹得他开怀大笑。他家率先盖起了青砖瓦房,独立的院落清清爽爽,有砖铺就的路那样干净和特别。最关键的是他家人夜晚起夜不用步行到黑乎乎的户外。

全村的村民都艳羡他的能干,也都渐渐行动起来,扣起了大棚,从此再不怕雨天。就连体弱的舅舅也开垦了许多荒地,盖起了瓦房。村民从前一色的青灰衣裳渐渐有了花色,我有了一件红裙子,是那种女孩子心仪的红色,映着夏日的青翠,温暖而夺目;村民们朴实热情,经常用醇香的杀猪菜招待我们,那种肉蘸着蒜酱,甜美美的香飘四溢,洋溢着村民那种热腾腾的丰足。

我生活的那个小镇悄然有了第一家小卖店,你可以在那儿买到很多稀奇的东西,有火柴、大酱、豆油,特别是槽子糕(那时的蛋糕)分外好吃。周围人们面对改革的新生事物怀着好奇和各种揣测议论着,而这家店在我看来就是第一盏改革的灯指引着勤劳致富的人们,陆陆续续地可以看到摆地摊的,经营游戏机的,卖衣服的等各色摊位,人们逐渐大胆地做着各种事情,开始各种自主经营。

时间飞逝,很快大学毕业,我已习惯了没有泥土地的生活,住进了楼房;镇政府沿着溪水建起了亭台楼阁,圆圆的石头台错落有致,这里成了真正的公园;开始有了歌厅,工作之余,人们纵情释放自己的歌声,亲人朋友常常欢聚一起唱个痛快;火车的轨道也多起来,载着我看到了鸭绿江和波涛汹涌的大海,知道了什么是“万丈高楼平地起”。作为虚荣的女孩子我也没有逃开高跟鞋的诱惑,裙子、风衣变换着春夏的风采,纹眉也悄然兴起,三五姐妹结队而去,我还纹了眼线,至今还保留着痕迹;交流已不再单单书信传情,拨号的电话静静地走进我们的生活里。

我回到家乡做了准内科医生,我长得小,但镇里的人们来这看病都尊敬地喊我一声“张大夫”,我不断地钻研,成了该集团医院的青年后备干部。在一次交流学习中,一个很有见识的前辈建议我向更高的学府迈进,我有幸考研成功。

人生新的起点借助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再次带来巨大变化,进入加速的快轨道在我看来是在我硕士毕业后:城市里建起了新型轻轨,那种在马路上跑得很快的电火车,风驰电掣般从南向北;公交路线很多,你可以随意换乘,我有时候会很喜欢坐上一辆那种双层巴士欣赏着绿树成荫,树影婆娑,心和着它的节拍直开到终点,去惊喜地发现终点的目的地是什么样子?!地下也渐渐可以通车,地铁时代已经来临,一卡在手,任君行走;超级玄妙的磁悬浮,已经不再只是交通需要,更是一种出行体验;城市间的高铁真的缩短了城市的距离,飞机也成了很多人出差旅行的重要交通工具,世界一下子大起来;甚至海底都建起了隧道,真正“天堑从此变通途”!

一个幸运的机会,我加入了中国农工民主党,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国策对百姓生活的影响;我真的感谢改革让我们从泥洼地走出来,走向世界的大舞台!

我们住在封闭的花园式小区,楼下就是健身跑道和孩子们的游乐场,屋里装修也体现了主人不同的特色风格,取暖的方式也从暖气变成地热。从六天工作日变成五天,越来愈多的人们渐渐体会到了休闲和娱乐。

服饰的多样化令人目不暇接,同村考学出来的姐妹我们相约逛街,裙子从商务到休闲探寻着不同场合的打扮,逛街总是能惊喜地发现自己尚不知的需求;帽子也闯入女人服饰的舞台,成了最靓丽的风景,常常和秋姐谈起的不再单纯看服装的美,越来越关注服饰带来的舒适体验和个性化的契合度,我们甚至抛弃了高跟鞋的时代,选用气垫鞋既美观又舒适。

“吃得好”对今天的我们而言已经是有些遥远的话题,南北八大菜系已不仅限于谈资,悄然流行的早已是情调小吃,营养问题成了街头巷尾的民间话题;减肥成了时尚,马甲线变成时代宠儿,健身不再是野地的狂奔,而是有了专门的场所,应运而生各种健身教练,就是减肥本身也有了更优雅的名字——减脂和体重控制。

公园免费开放,绿茵草坪随处可见一对对青年情侣。海滩上人们随波逐浪、任性漂浮,嬉闹的孩子那样快乐的笑声便真的想沉醉不知归路呢。从少数人拥有的外国奢侈品摩托罗拉、诺基亚变成普及的国人自产华为、小米手机,轻薄的手机链接着整个世界;休闲娱乐也从周末家人聚餐变成举家外出旅行,私家车已成为常态;而且计划的旅行不止国内,还有异域风情的国外。小小的孩子足迹已经去过说英文的国家,在那里开始的英语启蒙

我已经在外企做着自己喜欢的医学工作,倾听世界舞台更多来自华人医学的声音和智慧的碰撞,我国的医学大数据时代已经到来,真实世界研究的证据必将带来医学新视角,医疗体制的改革等众多利福于民的政策一项项出台,协和等医院的医学前辈们正摩拳擦掌展开如火如荼的多学科交流探讨,积极加入并引领医学人的AI 时代!

四十年匆匆,弹指一挥,不经意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的我们吹响了时代号角,震醒了东方沉睡的猛狮!改革的我们锐意进取,吹开了华夏之蕾朵朵盛开!改革的我们从第三世界国家的贫穷落后,到以强国的雄姿踏上了新的历史舞台!

四十年前,你看到的是牙牙学语的祖国;四十年后,中国已经成为最闪亮的世界领跑者!我坚信我的祖国必将以更顽强坚韧的改革精神谱写出e时代独有的精彩华章!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为了祖国繁荣昌盛而努力进取的人们!

(作者:农工党沈阳市第一综合支部党员,赛诺菲(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医学经理、主治医师、营养师,辽宁省散文协会会员。)